目前日期文章:200906 (30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  • Jun 30 Tue 2009 17:32
  • 30

寫夏日傳說部落格大賽都沒寫得那麼賣力,寫著寫著就三十天了。剛寫的那天,其實也只是因為突然看到一個人寫的情書,想著別人留給我的寫給別人的情書,坐在南返的客運上,拿起手機就打起字來。於是成篇,成文。

一整個初夏,都陷在人際關係裡的混亂,非常混亂那種,覺得話說多的,人慌亂了。信微網誌不得永生,那麼信部落格呢?若是自己將自己打入地獄裡,那麼,信誰都沒有用。是那麼討厭的,大聲嚷著自己那些無謂的瑣碎,讓自己沈入很慌亂的世界。結果外面的世界一直依原來的轉速行進,倒是自己怎麼也抓不準原來的轉速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Jun 29 Mon 2009 20:40
  • 低潮

有時候,低潮是沒有理由的。特別是日子過得平順時,那種低潮像是沒了出口一樣,既沒有生活上的不如意,也沒有什麼過多的煩惱,就自個兒低潮了起來,要真問在低潮什麼,還說不上來。好像沒了目標,沒了困境可以突破那樣,也就無法完整表達,究竟低潮什麼。

工作不順利的時候,總希望可以順順利利,案子接不到時,就希望可以多一點案子進來,於是工作順利了、案子接二連三的時候,就又想放鬆、想休息了。感情也是那樣,沒有愛人時,就想著要有個人黏著、膩著,有了,就嫌不自由了,必須真正理解到相愛比分開還痛苦時,才會選擇一個人。那麼工作呢?要等到何時,才能心滿意足的安於現狀呢?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n 28 Sun 2009 08:41
  • 抽菸

聽著張學友唱張雨生的《沒有菸抽的日子》突然在想,天王會不會抽菸?如果會,抽菸的樣子是什麼?腦海裡浮出許多人抽菸的樣子。有些是帶點愁,有些是有點放鬆,有些是安靜沈默,有些是只在抽菸時說話,有些你從來不知道他抽菸,僅在偶然有人遞菸時,他才擺起抽菸的姿態。

不愛菸味,是自小的習性,看見有人抽菸會大罵,會跟那人說出那種可能絕交的對話。受教育影響、社會觀念的教化,抽菸好像是件比作姦犯科還要嚴重的事,一直到身邊陸續出現抽菸的人,開始發現,只有抽菸的時候,你才能窺見某些人的內裡,才有那麼一段短暫,可以與他們對話,那刻,便明白有些時候,抽菸是可以卸下某些防備的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n 27 Sat 2009 15:52
  • 暱名

是暱名,不是匿名。暱名之意,有點是代稱,而不是故意隱藏的意思。在數位時代,要能知道別人的本名,好像不是件容易的事,特別只是簡單網友聚會上,很少會知道誰姓什麼,誰叫什麼名字。而暱名背後,還有的是這個人與網路上的樣子,那些差異。

C總是優雅的,本人。我悄悄的跟他說,跟他碰面我總會有一些無法與網路上的他相連結的感覺。他笑著說是因為工作穿得比較正式吧!其實是因為網路上我們夠熟稔了,有些話毫無考慮的就說,也沒有什麼顧慮。偶爾打個「:P」吐舌頭的表情符號,或是「:)、:D」這些帶有表情的樣子,就可以帶過一些時候,不小心的口無遮攔。打字畢竟沒有什麼表情,即使加了一些情緒上的字句,沒能面對面,也就無法真的感應那樣的情緒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清晨,天未明時,就已經起身,看著網路上的討論,正挑著歌。昨日在誠品閒逛時,聽著范宗沛為《孽子》作的《戲水》,我問:「這是那張專輯」,店員說問問再告訴我。後來說是幾米的某張專輯,我不解,我以為《范宗沛与孽子》那張原聲帶才有。想著,於是挑了這曲子來聽。

大概七點,陸續有人開始說著Michael Jackson的死訊。配著《戲水》的音樂,就突然感傷了起來。我對Michael Jackson沒什麼感情,既不是他的fan,也不是自小聽他的音樂長大的,但聽著,總是想著,那個死亡的年紀,離自己並不遠。不是指「自己」,而是身旁的人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n 25 Thu 2009 11:49
  • 疏離

時常會感覺一種疏離,在人跟人之間,無法正確清楚說出那是怎麼樣的一種感覺,只知道與人隔著一些什麼,不是別人故意隔開的,也不是你自動築起牆的,但就是很清楚的隔在那裡,你既不想花力氣走過去,另一頭的人也沒有覺得應該要跨過來。於是那種疏離感,就更清楚了。

前幾天突然打開好一陣子沒有用的網路服務。把關閉服務前的好友名單重整了一次,那些ID都很熟悉,對話也沒有什麼改變,不用一個小時,只要每個人說句話,自己的頁面就像止不住血的傷口,冒出一句句的話,要一直按下一頁、下一頁。只是以前慣有的動作,慣性的對話,在那一刻突然陌生了起來。疏遠了,有距離了,盯著它們看,即使好友名單裡不及別人的十分之一,你還是覺得那血怎麼止不住,而且長得跟自己印象中的紅色不一樣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n 24 Wed 2009 12:06
  • DJ夢

是個聽廣播長大的孩子。台語的、國語的、廣播劇的。警廣的、中廣的、賣藥電台的。流行的、音樂的、新聞的。不能出去玩耍的每一天,就是泡在收音機前,聽歌。從小四那年開始,開始聽爸爸買給我的張雨生,開始聽小虎隊,開始聽那些收音機傳來的節目。

媽媽聽廣播劇,好長一段時間週末都要跟她一起聽完廣播劇才睡。後來工作一忙,她沒有力氣聽,我就自己戴上耳機聽。都忘記當年的那些誰是誰,完全都不記得了。只記得都是那樣睡著,清晨時又聽見收音機播歌而醒來。有職棒那些年,連比賽都是用聽的。能夠把比賽播得精采,至今在心裡也只有張昭雄而已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妹妹進加護病房。A的手機簡訊這麼寫著。那天天氣很好,天很藍,颱風天前的好天氣,站在書店的童書區,我們沒有多說什麼。直到從另一家書店走出,她突然哭了起來。我沒有不知所措,也沒有太多的安慰,五分鐘前,她快速的跟我簡述一次妹妹的事。我不忍聽,不敢直視那種人心的脆弱,以及脆弱背後的醜陋。

回家後,我收到A的信,把許多年前,她寫妹妹的文章傳給我和另一個朋友。是讀,也不讀,瀏覽了一下,便匆匆關上網頁。面對一個幼小的生命,躺在加護病房那樣冰冰冷冷的地方,除了心疼,還是心疼。也同時感覺著那種生命會在一瞬之間的失去。一年前,我才感覺過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• Jun 22 Mon 2009 11:24
  • 回信

寄了一封信,給一個找歌的朋友。信裡附上一首MP3,是他在找的歌。我不知道他在找歌,是讀了他RSS,才知道的。於是我找出那首歌,寄到他的E-mail。也不知道他是否開啟那個E-mail,是否收到那首歌,沒寫信問(寫了,他沒開那信箱也問不著!),也沒在找得到他的地方問,有心存著一些「收到是驚喜」的感覺吧!問出口,驚喜就不見了。

每天我都會寄一封固定的E-mail給固定的人,播歌、說歌給他們聽。那或許是一種將網路開放的關係拉回封閉的,僅止幾個人,有種心安的感受。我開始收到一些回信(這不是原來的目的),Gmail信箱左邊的一排Gtalk名單,幾個收信人都在線上,我也在,就是沒人要用Gtalk來聊天,硬是要用E-mail往返,說心情,說聽歌的感覺。在越南的C,不知道怎麼的,就是會給我回信,好像收信是她的習慣,收回信也變成我的習慣,哪日她突然冒出用Gtalk來跟我說話,我反而不習慣了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有一個很瘋狂的舉動。與人對話時,總會從人的話裡,記起書名、音樂、電影、電視。一感興趣,就會瘋狂的找回,想看看自己的感覺是否跟那人一樣。或者有什麼不一樣。想要證明,或者反駁些什麼。《做愛後,動物感傷》的DVD就是這麼來著的,在Twitter上的對話,讓我買下它。A問我:「這是我們這個年代(西元一九六幾年出生的)看的東西,你為什麼想看?」就是為了上述理由。我想理解那個年代,想要知道他們看過什麼,討論的東西是什麼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n 20 Sat 2009 20:24
  • 戒指

媽媽的小錢袋裡,一直縫上一個金色戒指,是我十歲那年,阿嬤走的時候,留下來的遺物。不知道他們怎麼分的,那戒指是指定被留給么女的媽媽,還是分配下的結果?媽媽把她縫上錢袋裡,就像阿嬤守護著她那樣。

因為是么女,阿嬤生下媽媽時,大舅的第一胎也即將臨盆,媽媽和大表姊就像是姊妹般的玩伴一同長大,雖說如此,鄉下地方仍重視輩分之分,表姊喚媽媽「姑姑」,媽媽喚舅舅「阿兄」,而了不惑之年快要半百的阿嬤,媽媽喚她「阿母」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買鯨向海封面醜得要死的《大雄》。我想起小叮噹。讀著他的序,想起那些關於「粉絲(fans)」的事。他說,應該是fan,不是fans,fans不合文法。

他用了安迪‧沃荷(Andy Warhol)的名言:「在未來,每個人都能成名十五分鐘(In the future everyone will be famous for fifteen minutes)」 在序裡,好似每個人在那十五分鐘裡,都能暫時擁有fan,擁有一些成名的感受。我沒有fan。說是我的fan的人,都是當著我的面那樣子毫無顧忌的說。我總覺得那是玩笑話。哪個fan在崇拜的人面前稱自己是fan的?誰都想要多攻占一些fan以外的位置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健身房是個情慾流動的所在。男人漂亮的肌肉線條,以及舉手投足間,散發出來多看一眼的想望。本來以為,情慾是健身房男人的專利,單身的、三三兩兩的、一對的,總會在那些人身上看見某些火花,偶爾也會瞄他們幾眼,看看那身型的美好,有時也會被吸引。

女人在健身房,沒有什麼吸引力,真的汗如雨下,能在每個動作裡,有使上一些力氣的那些動作,才是引人注目的焦點。婆婆媽媽在置物間的大聲嚷嚷,總教人覺得嫌惡,好似將市場搬到健身房似的。又或者像是那種已經瘦不拉雞的女孩,練不出漂亮的線條,仍舊把減肥掛在嘴上,就看不見美好外表下的,屬於健身房的樣子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不知不覺喜歡上陳寧的文字,在讀完《風格練習》後。找來了《八月寧靜》,在誠品。讀著跟《風格練習》裡,不怎麼相仿的文字,在簡字書店裡,找不著《六月下雨,七月炎熱》這本她的簡字書。問了兩間獨立書店,也問不著。是因過分暢銷,導致缺書?還是因為其他因素?有點討厭找不到書的感覺。

也沒一定讀那麼快,會輪到讀這書,但就是想找到它,等時間、等氣氛,在六月、在七月,閱讀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• Jun 16 Tue 2009 12:27
  • 長輩

小時候,媽媽一喚,領我和姊姊在親戚前說著這個叫叔叔、那個叫伯伯、這個要稱姑婆、那個是嬸婆。大家族的親戚多,要記的稱謂也就多,所謂「長輩」也就不少了。總是在問候完,我們得小小心心的坐在媽媽身旁,沒說好,不能拿長輩給的糖,沒答應,不能跟那些表哥、表姊出去玩,沒點頭,你就只能乖乖待在媽媽的身邊,走也走不開。只得時而在長輩出現的時候,點頭微笑、低頭發呆。

身為家族裡,同一輩份年紀最小的我,並不喜歡關於輩份的稱謂,要熟不熟的,還是要硬硬的擠出那個問候,沒叫還會被說成是不懂禮貌,或者沒有家教。每每開口問的是:「功課怎麼樣啊?」、「爸爸不在,要分擔媽媽的事情」,不熟一點的,你叫他,他還問你:「哇,這麼高,多高啊!遺傳的真好。」有時候,大人間的調侃、玩笑話,都是那種七七八八、零零落落的,有時,你討厭他們的無聊,討厭他們自以為幽默的對話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n 15 Mon 2009 11:31
  • 小名

B喚我「小獅」,因為獅子座的關係,她這麼喚我。喚我的時候,你見不著她平日的強悍,或也聽不見她平日冷靜且嚴肅的語調,當她這麼喚我時,大概是柔軟的語調,以及溫和的氣氛下。幾次她會用生氣的語調喚我,我不喜愛這個名,被加重語氣,變成責斥,或者嚇阻,我倒寧可她連名帶姓,也不願她那樣喚著她給我的名。

我的小名無數,一如每個人成長階段從名字延伸出的綽號,或由身材、外貌、習慣被旁人冠上的名。家中有、學校有、工作場合裡也有,而情人間,也不乏多幾個,親暱時喚、生氣時吼、外人面前的另一個名。加上網路世代一來,網路上的名字也就多了出來,這裡寫信用英文代稱、打響名號後的專屬名字,還有叫起來太彆扭,乾脆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被叫作「阿線」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開始上網以後,打開瀏覽器總有一個選項叫「首頁」。首頁可以自訂,也可以用使用不同瀏覽器自訂的網頁,有的人用Y牌,有的人用G牌,也有人用M牌,不一定,看個人喜愛和使用習慣。有一回,情人發現我的首頁開啟總在自己的網站,他用高了八度的音量大叫著:「你會不會太自戀?」我無辜的看著他說:「一般人不是這樣的嗎?」他甩甩頭,還是覺得不可思議。

看過許多人的瀏覽器,不只首頁,就連「我的最愛」、「快捷列」都不大相同。有些人不設快捷列(很多人不會設),有些人的最愛亂七八糟,有些則是多到你懷疑他到底看不看得完那些頁面。我喜歡滿滿的快捷列,要去哪個網頁點一下就能抵達。倒是「我的最愛」不太愛組織或使用。尤其是有了RSS閱讀器這種東西以後,除了沒能訂閱的網站,才會加入最愛裡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Jun 13 Sat 2009 16:34
  • 雷雨

大雷嚇壞了貓兒,每一次巨響,牠們就直直的看著門外那片不像夜晚的黑,是灰灰霧霧的,黑黑暗暗的。待驚嚇過後,再度趴在沙發上入睡,像是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,直到下一次雷聲大作。南方許久沒這樣大雨傾盆,打著響雷。總是熱到身上的汗直流,不斷的沖澡也沖不去那份躁熱感,偶爾一場雨也可洗去身上的汗、澆洗那不斷加升的體溫。

午後醒來,天色灰黑,也跟貓兒一樣,在大雷裡醒來,以為已經傍晚,看了鐘才知道還沒兩點,起身讓大雷大雨相伴,度這一個週末的下午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不擅和陌生人說話,在在書店工作以前。總是默默的與陌生人相互交會著,不說話、不交談,連眼神的交會都有些閃躲,好像多看一眼都會多透露什麼。一直到在書店工作以後,每天不得不,得面對來來去去的陌生人,喜歡建築的C,喜歡繪畫的H,喜歡心理的B,喜歡文學的S,還有那些喜歡張愛玲的、吳爾芙的、村上春樹的,或者喜歡偏門別類的那些人,日子一久,他們各自有了名字,我們有了互動,開始幫他們留意那些書,開始有著節慶的祝福,或者幾句簡單的問候。

在北城,和人的互動,總會有種距離,特別是像這種書店認識的、半生不熟的。要稱為陌生人,好像太生疏,要當作朋友,又過於熱切,獨獨稱著的,是最不喜歡的那個字眼,「客人」。好像非得把彼此的關係在一定的軸線上,才知道如何與人相處,特別是在那樣的城市,有著莫大的保護色,你向前一步,他就往後,他向前,你又退縮,有時總想,「陌生人」這個位置,說不定更適合彼此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n 11 Thu 2009 15:52
  • 飯廳

較大的房子裡,大概都有一個空間,叫作「飯廳」(或是餐廳),在買屋買屋時,會被提及的三房兩廳裡,其中一個空間。通常拿來給一個家庭吃飯時,所使用的空間。因為城市裡的空間越來越弓,有些房子就省略了這個空間,一家子要吃飯,就得挪到客廳去,也因為時代的變化,吃飯配電視是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,飯廳失了它的意義,那塊小空間也就常被拿來再利用,像是隔出一間新房間那樣,給一個家庭的其他人使用。

我的房間很小,大概只能塞一個小尺寸單人寸,一張桌子,兩三個小書櫃,一個衣櫥,就滿了。加上房間正好位在全家最容易曬到太陽、最熱的方位,媽媽便問我要不要利用飯桌當書桌,乾脆搬到飯廳去上網、工作。我想了想沒決定,跟她說:「我再想想。」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1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