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908 (21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一直到很後來,聽見了許多人的故事,才知道有很多的故事是沒有被看見的。這並非愚笨,而是很多時候看見的,只是表面,或者連表面都碰觸不到,只能看著,看著。

遇見Coco,是在一個盛夏。她待在吧台裡做事,笑容甜美。沒有多說話,幾次都匆匆的對談。時間久了,開始有了對話,開始聽見她說著一些事,例如姊姊上吊,她幫姊姊收屍的事。可能是因為喝了酒,所以才聊了這些。然後我無法想像那樣子的畫面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每天都有很多事,每天都會忘記很多事,在搞了一整晚的電腦後,發現忘了記日記。心想,要忘了就算了嗎?還是用最快的速度打一篇?

一整天都在亂玩,一整天都在不忙碌,好像要乖一點,偏偏電腦又掛掉。網路連不上。orz,還好還有小筆電。好吧!今天就這樣。等一下有空先寫明天的。哈!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接近清晨了。我打開你的twitter。把你星號裡的,我講過的話,全部刪除,不論是寫給你的,還是我寫給自己的。很難刪,前後二三十則,起碼刪了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次才完成。一邊刪的時候,一邊還想:「哇塞,我怎麼會寫出這些字。」寫出那些字,140個乘以三十則,一點也不怎麼樣,對於寫字蟲的我來說,四千多個字,喃喃自語兩個小時,應該就寫得出來了。只是時間的流動,那是去年的今天,去年的那些日字的字了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如果回溯過往,寫這玩意好像不少次,每次回頭去看,都覺得滿好笑的,不過可以回到當時的狀態,也發現原來走過了就走過了,每一次卡在那裡的時候,老覺得自己走不過,就會開始胡思亂想,如果自己死掉了,世界會變成什麼樣?雖然一直都知道,世界其實一點也不會因為自己死掉了而有怎麼樣,但那當下,好像就是會想到那裡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• Aug 17 Mon 2009 23:54
  • 滿溢

何時開始,覺得「滿溢」的文字、話語,會讓人「毛骨悚然」?忘了。好像是慢慢的。特別是時常會待在電腦前看那些情緒,在眼前上眼時,抽離,像看戲那樣,有趣。比方說,樓下鄰居大叫、甩門,我就待著、聽著,好像還想聽見什麼後續,後來聽聽,原來也沒什麼芝麻小事,那時就想:「原來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。」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行至高雄科工館,看了一系列被保存完善的機具,沒能拍照,恭敬的看著一些遺忘的時間的痕跡。越是靠近,越想觸碰,心想,一定要用手摸摸那些東西的感觸,貼在手心上的,會不會跟平常時期觸碰東西的感覺不同?我不曉得有什麼不同,那些龐大的機具,在生活裡沒能有機會,可以好好的摸,好好的感覺它們的生命力,特別是平常要不是從事什麼會碰見大型機具的工作,任誰也不會摸上那些器具,甚或對它們感到敬意。

躺在時間的河流裡,一甲子甚至更長的時間裡,那些刻著日本年輪出廠日期的機具,靜靜的站在你的前方,忽而想起那些手工的年代,以及現在正在使用電腦喀啦喀啦打著字的迅速,總會有些許想穿越時空的心情。同行的人,幾個說著那些機具還在運行的那些日子,他們如何使用,如何排在機器前等著領取機器製作出來的成品,有那麼一瞬,也會敬佩他們,經歷了一段,自己未曾越過的歷史。而現在待在的時空裡,反而變得不那麼真切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• Aug 15 Sat 2009 18:50
  • 階級

M問我,為什麼對「階級」這麼容易爆掉,只要不小心踩到,我就會立即爆炸。我想了許久,也忘了有沒有回答到她。沒有太明確的原因吧,我想。

我記得小時候我離爺爺很遠,我討厭他,即使他在我很小時就走了,我還是記得我很害怕他並且不想跟他說話的畫面。過年的時候,我們看著男孩們領著紅紅鈔票,女孩們只有十元的硬幣。媽媽說因為我們是女孩,她還說我出生的時候,隔了很久,才敢抱回夫家給人看,順便被用難聽的字眼嫌棄一番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Aug 14 Fri 2009 21:27
  • 送別

一個六月才認識的朋友,下週啟程至澳洲求學。
出門喝酒,送別。

南方遇見人都很溫暖,她也正是!
順風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Aug 13 Thu 2009 23:58
  • 距離

忽而發現與一個人實在的距離,由字裡的。有那麼一瞬間有一點開心,卻有那麼一大瞬,是一陣失去感覺。終於看見了距離,自己心向後退了一步。悄悄的關上對話框,而今而後,就會越來越退,越來越退。但那或許僅是猜測而已,命運的運轉,是怎麼一回事,也不曉得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忘記是何時與e串連上的,只記得有回在twitter上一來一往,覺得洗版,便向他問私下聊天的方式。我不太記得那時都說些什麼,是閒聊?或其他。有那麼一段時間,晨間人起時,我們才入睡,就著即時通訊,陪著彼此,並不刻意也沒想約,見著了,夜裡想說話,就敲敲,有回應了,就對話。分享著心情、生命、經歷。

e的年紀不大,是個有趣的孩子,穿戴孩子年歲的老靈魂。說是老,倒也不是,那是一種有著強烈的敏銳,可以看穿某些生命裡,你看不見的。也非全盤如此,就是偶爾交談時,會有展開了一扇窗,總有豁然開朗的那種光芒閃現。總有那麼幾次,你從他的字裡行間,發現自己失去的,保有自己應該留下的,有時還會覺得,在他身上,你望向了一個對待生命的嚴謹人,並不特別特異,也不特別了不起,卻會讓你默默的留下一些他自信的寬容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Aug 11 Tue 2009 22:55
  • 休息

休息,有想要寫什麼。
但不想動。科!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Aug 10 Mon 2009 22:47
  • 災難

前一陣子在網拍上找到一張我很喜歡的CD《921安魂曲》,是一張921大地震的紀念專輯。那時我剛聽獨立發行的專輯,很多沒有聽過的音樂,突然放到耳朵裡,驚豔、驚奇,或者覺得特別。這張專輯是B不知道打哪生出來給我聽的,聽了多久不知道,聽過多少遍不曉得,當時離九二一大地震已經好些年,大伙憶起的,不外乎是那時候人在幹嘛,好像沒有特別可怕的經歷,但是只要講到地震,就會講起九二一。

淹水這件事跟地震一樣,被提起的時候,總會記起哪一次,哪一個水災,淹到哪裡,經歷過的,或是未經歷但聽見、看見的。就是沒有一次會像這回那樣,觸目驚心。風颳得老大的那一兩天,媽媽還提起八七水災,我問她怎麼還記得?她說那幾年她也有記憶了,三舅還帶她去橋上看大水(不可學),看牛隻在水上游,看大水沖呀沖的,那時橋沒斷(不然我也不會在這裡寫字),但她的記憶也就僅是如此,再多,也不復記憶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• Aug 09 Sun 2009 23:31
  • 默契

一個人跟一個人的默契,有時候需要時間,有時候僅是一個眼神,一杯酒或一根菸。當默契默默的形成時,會有些欣喜,臉上有的是認真的表情。有些時候,默契不一定是跟某一個的每一個細節,或許是在閱讀上,也許是對某一件事情的看法,以及行動上的配合,再不然便是突然時有的靈光乍現。

你和A讀同一本書,與B走同一條路,跟C一起談論同一件別人不怎麼在意的事,你和D許久的未聯繫卻同時講著彼此未曾說好的心情。有些是巧合,有些是默契。只能在那瞬間曉得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半夜,回房睡覺,因為前些日子太熱,根本沒進房睡,回房時才發現有一顆小水滴叮叮咚咚的,找一下在哪,拿了件不要的褲子放在它的正下方吸水。貓兒亂叫,出房看一眼,再回房才發現本來只有一顆小水滴的天花板,又多了好幾顆,想不到要用什麼接水,轉開布丁桶的蓋子,拿來接水,一個不夠再拿一個。

平時沒這樣滴雨的屋,想必是頂樓積水才會如此。陽台因為磁磚掉落一地,亂七八糟,隨便穿上姊姊的拖鞋、穿上輕便雨衣、戴上棒球帽、掛上頭燈,上樓探查。風大、雨大,快站不住,連帽子都吹走,手忙腳亂的撿起頭燈、帽子,再次戴上,走到排水孔果然看見隔熱紙脫落,堵住了排水孔。清空後,大量的水往排水孔急流,但另一頭的排水孔怎麼也找不著,不知怎麼辦,樓下的屋裡一直滴滴答答的,找不到只好作罷,回屋裡睡覺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農曆六月十七,今日寫著的是「立秋」,上網查了一下出生的那一年,到底是不是這一天生的,才發現原來立秋之日並不是固定在這一天,再查了一下立秋之意,卻發現立秋會在8/7或8/9這兩天,又跟萬年曆上的說法不同,那就作罷,也不一定要搞清楚這個東西就是了。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有時奧妙的,你也不知道怎麼理解就是。

前幾天跟媽媽說要吃豬腳。萬巒的豬腳向來是我喜愛的,這家族中大概都清楚,特別是以前從北城回南方的時候,每回讓人大老遠的從潮洲鎮上到萬巒跑一趟,說是我回來了,讓他們買一隻,好讓媽媽從更南的鎮帶回。倒是前幾天跟她說要吃豬腳,她什麼反應也沒有,大概也是以為我想要吃的是萬巒豬腳,但這回我想吃的是滷豬腳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休息一天。XDD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突然就哼起了這首《對面男生的房間》。劉若英《年華》裡的一首歌。那年的辦公室不曉得為什麼,平日不愛聽流行音樂的同事們,突然迷上這張CD。她們平日聽的音樂,會有一些驚喜,會有一些不注意的忽略,一旦播起國語歌,就一起哼了起來。A喜歡劉若英,那種死忠的喜歡。她拿來的這張CD,就在蘋果電腦裡重複的唱著,從一早第一個人到辦公室,到最後那個人離開為止。這個習慣不知道重複了多久。一直到有一天,大家發現那曲目幾乎刻在心上,才肯作罷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剛開始寫字的時候,用電腦寫的那個剛開始,不是很喜歡用英文字母去代替一個人的名字,總是會想一些偽裝浪漫的名字,來點綴一下名字後面的那個人。久了發現,其名不如其人時,感覺還是有些彆扭。後來因為網路的ID,幾乎都是英文組成。所以乾脆打破那個不喜歡,開始使用字母來代替人的名,也就開始有人喚我S。大陸友人叫K,一號情人稱A或F,二號情人稱B或S,那些喜歡的,可能有K、B、T,討厭的,也是有T或L,還是B。無所謂,只是一個代稱而已!

B有一年給我看了P的故事。那是我第一次知道,原來,字母底下的那個人,即使只是一個單薄的字母,有些時候,在那些人的記憶、心上,是那麼有重量的。但那重量,僅止於那個瞬間,那個時光,那一年!再後來的事過境遷,代稱也就一再被覆蓋、替換,直到死亡的那一刻,再也算不清,每一個字母承載了哪些人、記了哪些事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這是一首歌,Noname的,就叫《溫柔的力量》。原先以「溫柔」為題,後來想想加上後面三個字,會來得更好表達。應該是讀張惠菁的一篇關於「善良」的文,所以想了這題。前些天,我將這歌寄給了她,開啟許久未開始的對話,也不是挺長的時間,比起任何一個已經離開的人,那時間都算短了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愛情是一種命名,迷戀是命名還來不及發生的時刻。──張惠菁《你不相信的事》

捷運上翻著這本書,很假掰的文青習慣,特別是在南方的捷運上,十分格格不入的感覺。又尤其是在我一身不怎麼文青的打扮,書就塞在滿是口袋的短褲旁,穿著夾腳拖的雙腳,黑的提醒旁人,眼前這個人是運動員。看到字的瞬間,慣性的拿出手機,打上那行字,從Plurk要轉發Twitter。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