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第一次跟我和A出門。我們總是隨心所欲的相約,有約成就行動,沒約成就作罷,沒有什麼一定要怎麼樣的行程。在愛河的附近,一些看似不像那個區域的屋,座落在河邊,另一邊還有奇怪的,不知何時在那裡的公園(還是建築?)我拿著相機,拍那有些廢棄卻有人住的屋子。又像侵略著什麼那樣。

週日的百貨公司,舉辦著許多活動,停下單車,A和AN找到了我,看著我笨拙的要將單車停進單車寄車櫃裡。A跟AN說不用教我,在AN那樣的孩子面前,不會使用某些大人應該會用的東西,讓我不安了起來,AN卻一一的跟我說明步驟,幫我拿鑰匙、關櫃門。我嚷著跟A說:「還是AN善良,你是臭大人。」

孩子就是有孩子的樣子。羞澀的、友善的,沒有心眼的。聽我跟媽媽說不回家吃飯。AN便跟A說長大以後也要學我跟媽媽的說話方式,跟A說話。我笑了。會有那麼一天,等他長成像我這樣,A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,我又會變成什麼樣?進了百貨公司,我跟A到了書店,AN在看樂高。我說我前些天有到他家,看見他的樂高。我們將他留在玩具區,便往書區去。

晚飯後,AN說要吃冰,我也說我要吃。A突然變成無用的大人,不與孩子的我們吃冰,只得東挖西挖,將我倆手上的冰挖些去吃。我跟AN說,小時候我也玩樂高,只是有那麼一年,被媽媽整個拿去送人。A說起AN的爸爸,小時候也有一大堆布袋戲偶,也被AN的奶奶,放在屋外送給鄰居的孩子。

AN說:「那我把我的樂高送給你好了。」
我說:「真的嗎?」
AN笑開的說:「對啊,可是它們都是壞掉的喔!有缺的。」
我說:「沒關係啊!就拿來給我,我也能玩一下。」
他又說:「可是小人不能給你喔!」
我沈了一下說:「蛤,我很喜歡人捏!」
後來又了一會兒,跟他說:「我有人捏,可以給你,但我要回家找一下。」
他笑了。

那是孩子的純真。不害怕要給予的東西是殘壞的,只是記著可以分享,不去想別人對他給的,有什麼嫌惡,或是覺得自己是不是送了不夠好的東西給人,他只想著「咦,你沒有,那我有可以給你的耶!」而對別人給他的東西,他也不在意別人是為了交換些什麼?還有什麼目的?那是他喜歡一個人的方式。

A後來跟我說,AN很少這樣一開始喜歡一個人。我不去想為什麼AN會喜歡我,那其實是一種很簡單的事,就是喜歡一個人而已。就像其實我也很喜歡他一樣。回家後,AN跟A要了我的E-mail,寫信給我,叫我要寄歌給他。他沒屬名,也不知要稱呼我什麼,我寫了「弟弟好呀!」作為信的開端,以「哥哥XD」作為結尾。

我多了一個會送我樂高的,小我二十歲的弟弟!我也好像,回到那年夏天,媽媽還沒丟掉我的樂高,那個夏天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換日線 的頭像
換日線

換日線|散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
  • AN練了一整天的舞回家,跟我開始收拾房間,因為,我們要開始規劃他的青少年基地了。
    AN拿了ㄧ大盒樂高,跟我要裝箱膠帶仔細包紮修飾紙盒,後來又要了包裝紙,我說,哎呀,不必用包裝紙,百貨公司紙袋裝ㄧ裝就好。
    AN很堅持,他很細心包好了(包裝紙太小張),其實,他之前先問我,要不要把組合好的拆掉,讓“哥哥“自己組?我有點敷衍他說(包括包裝紙),不要拆掉,搞不好哥哥根本不會組。
    他問我,什麼時候哥哥會來拿?我說,你寫信問他,跟他約時間,他微微笑。
    我說,你喜歡哥哥嗎?他像昨天ㄧ樣害羞,手指頭比了比說,ㄧ點點,就逃開了。
    我在折衣服,他捱過來問,媽媽,為什麼他要叫我弟弟?我反問,你覺得呢?他說,是像哥哥呢,是是,他大笑了,自言自語,我有ㄧ個哥哥了。
    他接著問,那,他是我的乾哥哥嗎?我說,不是,乾哥哥乾弟弟是要有往來,要有交情,要兩個人都同意才能叫的。
    那,龍貓舅舅什麼時候變成你的乾弟弟?
    我說,我們在滾石工作很久很久,他才變成我的乾弟弟。
    他似懂非懂,我們終於可以開始專心整頓房間了。
  • 媽,你好呀!

    換日線 於 2009/07/06 22:1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