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到與B同住後,床才成了我真正睡覺的地方。貼地而睡是自小莫名而成的習慣,近日天熱,便時常的隨地而睡,讓大理石降低身體上的溫度,不至醒來一身是汗。雖然隨年紀而長,身上的骨頭長歪,睡起地來混身痠痛,也好過夏日的床,一覺醒來像睡在汗水裡頭。

家裡有三個房,一間主臥及一大一小的兩間房。小時父母同睡主臥,我與姊姊睡兩小房裡的大房,另一間小房則是父親的工作室。為了節省電費開銷,只有主臥裝上冷氣,夏日時,父母睡床,我與姊姊便舖上墊子,睡在地上。姊妹兩不吵架時,總是嘰嘰雜雜的在被裡聊天,直至睡著,有時爸媽責斥,才閉上嘴不再說話,有時乾脆拿著隨聲聽,用同一副耳機,一人一耳,聽到睡著,直至天明。

媽媽形容我睡地板的樣子,說我總會一直轉圈圈,難睡得很。我不信,我總不知道我轉到哪個方位去。有天醒來,發現自己的頭差點撞到床的床角,才知道,原來媽媽說的三百六十度是這麼一回事。後來爸爸離家,有好長一段時間,我仍與姊姊同房,爸爸的工作室成了我和姊姊的書房,直到我們都想要有自己的房間,才將書房給了姊姊,我則進了較大的小房。

媽媽問我要不要床,我說不要,睡地上即可。於是我便展開很長的一段時間,依地而睡的日子。不有床的好處在於床占位,房間就顯得小,但沒有床,則會顯得亂,人的習慣一不好,睡覺撥開地上雜物,醒來再次亂成一片。離家北上後,我的房成了雜物間,回家的時候,我在姊姊的床旁舖條被,也能睡上一兩晚,台北的屋子,也因為占空間,加上不斷的遷移,只要房東沒有附床,就著地板睡覺,也沒什麼大不了。

只是北部的天氣濕冷,睡地的濕氣常把身子搞得不舒服,就連加張薄墊,還是能夠感受自地面傳來的潮。與B同住那幾年,他想我老背痛,買了張好床給我睡,希望我能睡得安穩,也改善我背的疼痛。我不知選床那般重要,比起睡地,能夠睡張好床,以為便是一種享受。

回到南部後,我睡著姊姊棄置不要十來年的床,直至它的橫樑一斷,再度讓我背部飽受折磨。花錢買了一床還算廉價的床,也總算可以成眠。但是沒想夏天就這麼來到,熱著,也就無法上床睡覺。學著貓,我貼著地,取地的涼意,睡了幾個下午,再睡了幾個夜晚。炎夏裡,不吹冷氣,大概也只能靠地消減暑意了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換日線 的頭像
換日線

換日線|散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