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近清晨了。我打開你的twitter。把你星號裡的,我講過的話,全部刪除,不論是寫給你的,還是我寫給自己的。很難刪,前後二三十則,起碼刪了五、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次才完成。一邊刪的時候,一邊還想:「哇塞,我怎麼會寫出這些字。」寫出那些字,140個乘以三十則,一點也不怎麼樣,對於寫字蟲的我來說,四千多個字,喃喃自語兩個小時,應該就寫得出來了。只是時間的流動,那是去年的今天,去年的那些日字的字了。

有一個夜裡,有人說我寫給你的字,都是為了我自己。我把那些字關起來,問你還留不留,你說要留,我沒打開,沒打開的原因,或許是不想看到自己的愚吧!但我也分不清楚是不想看到自己傻勁的寫的那種愚,還是被說成自私的那種愚,又或者是自以為是的愚?我以為我撤底的把它們delete了。沒想到再登入,居然還在。我又是為什麼留著它們呢?因為我念舊?刪或不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,在我的Gmail草稿匣裡,它們還不是乖乖的躺著。

登入的瞬間,差點忘了帳號密碼,沒能一篇篇讀,就像其實並不會開啟你的任何頁面那樣。解不開的不是那些字,不是你,而是跨不過去的心理障礙。就好像我每點開一篇,就會像是控訴那樣,指責著我自己。即使我寫那些字時,我想著的是你;即使你告訴過我,別想別人怎麼說。可是那就是一種心理障礙,釘在心上就在心上了,懶得去拔,就讓它痛著。

半夜也不明白的,為何打開了封印,落入無盡的迴圈裡,有些筋疲力竭。連續兩天都是這樣的狀態。心想,是不是不要打開封印會好一點,就好像夜裡跟I說了一些話,就想,如果有個人來到我面前,要我跟著他走,我應該會隔著一定的距離吧!比起從前任何一次更遠,更遠!

這或許是人生的另一個必須學的事了。我想。
創作者介紹

換日線|散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