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到很後來,聽見了許多人的故事,才知道有很多的故事是沒有被看見的。這並非愚笨,而是很多時候看見的,只是表面,或者連表面都碰觸不到,只能看著,看著。

遇見Coco,是在一個盛夏。她待在吧台裡做事,笑容甜美。沒有多說話,幾次都匆匆的對談。時間久了,開始有了對話,開始聽見她說著一些事,例如姊姊上吊,她幫姊姊收屍的事。可能是因為喝了酒,所以才聊了這些。然後我無法想像那樣子的畫面。

那一年,我剛遇見她的時候,我以為在她那有錢的身世下,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奇怪的故事,但它也就這麼奇怪存在著。甚有幾回我還是心存懷疑著,因為無法在她身上看見一些跡象。

聽見M在受訪時說著,他過去幾年內償清了近千萬的債務,以及未來還有上百萬的債等著他還。他笑著的說著,或許比起那些已償清的債,那百萬的餘款,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。後來,他又淡淡的說,母親的自殺。

幾回遇見他,他總是笑著、聊著,見不著他經歷過的故事,只有在特定的人,特別的時間點裡,你可以望向他的過去,他的曾經。我好像從來不會去多問一些什麼,有些故事總是悄悄的聽見、看見。

於是回望自己的,便會選擇安靜了。如果別人面對那些自己無法想像或者面對的事,都能如此勇敢、強壯,是不是自己也能?如果那些故事重量那麼重的在他們的身上,自己是否可以輕輕的拋下那些以為的重量,更輕盈的踏著往前的步伐?不再是自以為是的承受著重量?

突然想起《囧男孩》裡的一號在學校裡的樣子,以及笑著、哭著跟爸爸說再見的那一刻,為何總讓我哭到無法自己。他始終是一個埋著自己的孩子,始終勇敢的生活著。當二號終於明白一號不像自己外表看到的那個樣子時,是不是也總算明白,那個異次元的夢想,在一號心裡,是什麼的重量?

故事總是這樣,你總在那些故事裡看見一點自己,或者小心的拍著胸脯想著「還好我沒那麼慘」,然後繼續自己的生命,會不會有那麼一瞬間,你覺得自己是幸福的呢?又會不會有那麼一天,你總算明白自己看見的那些,根本不足以夠成重量,而那些你再無法形容的,才會是真真切切的重,你不能提,那是因為那不是你,你不會提,那是因為你總算明白原來你找不出任何形容詞來描繪。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誰跟誰比,誰比誰可憐,好像不是什麼太需要掛在嘴上,總是人生的經歷,只有自己最清楚,看不見的故事只有自己最明白。也就是明白的那一瞬,終於看見越是輕鬆自在的笑容裡,可能經歷過一次又一次,無法形容的那些重量。
創作者介紹

換日線|散

換日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oshua
  • 又濕又冷的天氣,記得多保暖!